为“北疆基层党建亮丽风景线”增添色彩
首页 党史博览 党史百科

“铁打的”虎将梁兴初

2020-07-23 10:27 学习时报

路绪锋

梁兴初1912年出生于江西庐陵县一个贫苦家庭,小时候给雇主打铁,在走上革命道路之初,战友们开玩笑叫他“打铁的”梁铁匠。在革命战争中他先后九次负伤,战友们在见识到他的勇猛表现后,把他的称呼改成了“铁打的”,可以说“铁打的”一词正是他在革命熔炉中百炼成钢的真实写照。他因善打硬仗恶仗被赞为“梁老虎”,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虎将。

深入虎穴缴获宝贵“精神食粮”

1935年9月,中央红军取得了腊子口战役的关键胜利,但是由于信息闭塞,中央红军未能定下部队开往何处的决心。此时,担任红一军团侦察连连长的梁兴初接到通知去军团部领受任务,左权向他们下达了立即出发去哈达铺侦察敌情、筹集粮食和物资的任务。“就这些?”梁兴初对通知紧急而侦察任务毫无特殊之处感到有些疑惑。这时毛泽东说:“我只补充一点,就这么一点点,你们想法给我搞点‘精神食粮’来,国民党的报纸、杂志,只要是近期的,各种都给搞几份来。这可是个特殊的任务哟!”梁兴初心领神会,他清楚毛泽东专门强调的“精神食粮”意义重大。

领受任务后,梁兴初立即召开骨干会议进行研究,准备伪装成国民党中央军前往执行任务,上级批准同意该方案。就这样,梁兴初戴中校军衔,大摇大摆往镇里开。来到城门口,守城的地方部队士兵还想查看证件。梁兴初深知谱摆得越大,越显得真实,于是装作欲发怒状,卫兵被梁兴初的派头气势震慑到了,连忙放梁兴初进城。梁兴初早已做好兵力部署:一部分人包围镇公所,确保政要人物一个都跑不掉;一部分人控制当地驻军,管制交通要道;一部分人去邮局查找报纸。在确认各路人马到达指定位置并控制了镇内武装后,梁兴初郑重宣布:“我们是共产党,是红军。这里的人谁也不准动!”就这样不费一枪一弹,缴了敌人一个团的械。梁兴初从一个国民党副官的随身物品中翻出一批报纸,其中有一张刊登了阎锡山部队进攻刘志丹部的信息,还配有陕北红军根据地的示意图;还有一张刊登了徐海东率红军与陕北刘志丹红军会师的消息。为了让毛泽东和军团首长早点知道这个消息,梁兴初决定连夜将报纸送往军团部。

毛泽东见到报纸,高兴地对梁兴初说:“从现在起,梁兴初,你的侦察连作为先头部队,每到一地,你们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找‘精神食粮’。”陕北还有一个根据地的消息无疑让中央红军吃了定心丸,红一方面军改称陕甘支队,向陕北根据地挺进。

率领新生纵队筑起钢铁长城

解放战争初期,梁兴初已经成长为第六纵队副司令员兼16师师长,1947年他主动请缨担任刚刚组建的第十纵队司令员,一年后这个新生的纵队就要接受一场生死考验。

1948年秋,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对东北国民党军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为了挽救失败的命运,蒋介石组织两大兵团东西对进,妄图重占锦州,打开通路。其中黑山以及大虎山以西到绕阳河是驻沈阳国民党军计划撤往营口的通道。为保证在攻占锦州后迅速东进围歼国民党军第9兵团,东北野战军命令梁兴初率第十纵队在黑山、大虎山一线建立防线,关闭敌“西进兵团”入关达海、回撤沈阳的大门。在作战会议上梁兴初斩钉截铁地说:“只要主力没有赶到,十纵的任务就没有完成。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就算是十纵打得剩下一个人,也要打下去!”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十纵将士以“誓与阵地共存亡”的钢铁意志,与拥有飞机大炮的国民党精锐部队,在25公里宽的防御正面上,浴血奋战三天三夜。其中101高地是敌军猛攻的焦点,直径10米以上的弹坑就有6600多个。坚守该阵地的2营官兵,与整整一个旅的敌人拼杀10多个小时,白刃肉搏就有5次之多。101高地和高地以北的62高地相继失守,梁兴初沉着镇定,立即组织部队反击,夺回失守高地。梁兴初率领部队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为从锦州昼夜兼程赶来的我军主力部队争取了宝贵时间。10月26日十纵协同主力从黑山、大虎山正面向敌人勇猛追击,全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野战军总部战后这样评价这次殊死之战:打乱了东北国民党军的作战计划,迫使敌人不得不放弃其“西进企图”,为我军在辽沈平原上集中主力聚歼敌人创造了先决条件。

知耻而后勇打出铁血“万岁军”

新中国成立初期,梁兴初率领由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编而成的第三十八军,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首批入朝。第三十八军入朝后在第一次反击战役中出师不利,受到了严厉批评。梁兴初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但是他和全军官兵都憋着一股劲。第二次战役打响,第三十八军奉命攻打朝鲜北部战略要地德川,志愿军司令部计划增派一个师协同,梁兴初却婉言拒绝,对韩先楚说“打德川我们包了”。这次他要放开手脚,充分证明第三十八军是能打胜仗的。

发动进攻前的晚上,梁兴初命令一个小分队插到德川以南武陵里,炸毁大同江上的武陵公路大桥。次日,梁兴初命令部队兵分三路出击,上午9时,占领德川城北、城东高地。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伪七师师部及所属第五、第八联队,并生俘美军顾问团上校团长。彭德怀命令第三十八军当夜出发进到嘎日岭、兴德里一带,以消灭东援、南逃之敌;之后进逼价川,攻击军隅里、价川之敌。梁兴初发现德川以西的嘎日岭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是向军隅里进军的必由之路,如不占领,敌人就会在这里卡住前进道路。即使我军能插到三所里,也会因缺少主力配合而难以坚持。因此他果断指挥第114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歼敌人,占领了嘎日岭主峰。同时,命令第113师迅速向三所里迂回前进,在不断与敌遭遇的情况下,第113师一夜长驱145里,一举攻占西线美第八集团军的心脏——三所里。

敌人不甘心失败,企图夺回三所里,第113师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又炸掉了公路大桥,使敌人经三所里南逃、北援的企图化为泡影。在三所里大战方酣之际,梁兴初派副军长江拥辉带领第114师主动出击,迅速攻占了风章洞等地,并分割包围了美第25师、第2师及伪军第1师各一部。同时指挥第112师插向双龙里,围追堵截美第2师和美第八集团军炮兵部队。第112师官兵发现美第2师的车队正沿山路向南开来,便马上占领松骨峰东南侧高地,居高临下发起攻击。敌人为了夺路南逃,在飞机、坦克、炮火的掩护下,连续向我军阵地发起冲击,把整个山顶都炸翻了,阵地上一片火海。志愿军战士们高喊“为祖国争光”的口号,与敌人殊死搏斗,一次次把敌人消灭在阵地前。这就是著名的松骨峰阻击战,被魏巍写进战地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了几代人。

此次战役中,第三十八军既圆满完成了志愿军司令部交给的从左翼突破、打开战役缺口的任务,又大胆穿插,坚决堵住敌人的退路,保证了整个西线作战的胜利。当战报传到志愿军司令部时,彭德怀脱口而出“我们的战士太好了!太好了!”并立即亲笔书写嘉奖令。当参谋准备拿去发时,彭德怀又把电报要回来,稍加思索,挥笔在后面加上“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三十八军万岁!”当梁兴初看见嘉奖令上面的“第三十八军万岁”时,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编辑:王菲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