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北疆基层党建亮丽风景线”增添色彩
首页 党史博览 党史百科

张景文:赤胆碧血南梁情

2020-07-17 10:25 陇东报

2000年,习仲勋、齐心夫妇捐款修建了甘肃省南梁列宁小学教学楼,习仲勋题名为“景文楼”,这是以南梁列宁小学教师张景文的名字命名的。

张景文,出生于陕西蓝田县安村乡宋家嘴村一个开明富裕的农民家庭,是蓝田县很知名的望族。父亲的开明和优越的生活条件,使她享受到了身边其他女孩子无法得到的良好教育。1924年,张景文进入陕西省教会学校读书,1928年考入陕西省(西安市)女子师范学校就读。此时恰逢“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民党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军阀混战,人民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黑暗的社会击毁了张景文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寻求平等,寻求解放,使天下劳苦大众过上安稳日子,成了她的追求。1930年初,张景文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下半年转为中共党员。

1932年4月,当时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打着视察西北的幌子来到西安,实际上是奉蒋介石的旨意来兜售“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压制西安地区革命群众的抗日热潮。为了拍长官的马屁,陕西省教育厅决定在民乐园礼堂召开各校学生代表参加的欢迎戴季陶大会。戴季陶大谈特谈儒、释、道,却只字不讲抗日,激起张景文和同学们满腔怒火,大家写纸条质问,戴季陶支吾搪塞,更加激起学生的愤慨,大家高呼“打倒顽固派,打倒戴季陶”的口号,现场群情激愤。张景文首先响亮地喊了一声“打”,同学们把早已准备好的石头、砖块、瓦片扔向戴季陶。戴季陶衣服被扯烂,在军警的保护下狼狈而逃,愤怒的学生又烧毁了戴季陶的汽车。当局关押了带头滋事的张景文和同学们。后来在中共地下党组织和社会各界的压力下,张景文与被捕学生全部获释。这次事件后,张景文以“第一个出手打戴季陶的女娃”扬名关中,成为西安地区学运领袖。

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创建后,受党组织派遣,张景文与丈夫徐国连毅然选择离开繁华的西安,离家别子,奔赴沟壑纵横、条件十分艰苦的南梁从事革命活动。张景文夫妇俩都是颇具学识的人才,根据地当即安排,他们从事宣传工作,晚上编写宣传资料,创作革命歌曲,白天冒着生命危险,刷写宣传标语,走村串户,广泛宣传革命道理,鼓励群众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张景文不但文采好,还能双手写字,被大家誉为“军中才女”。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建立后,张景文被推选为妇女委员长。她带领宣传队下村串户,利用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党的政策;教唱革命歌曲,宣传穷人受苦挨冻的根由。她编排文艺节目,拉“洋玩意”小提琴,让南梁的群众着实大开眼界。她积极开展妇女工作,鼓励妇女不缠足、放脚,积极参加革命,引导白马庙的惠长英、何沟门的贾朝英等南梁妇女参加革命活动。她和老百姓广泛地打交道,交朋友,被南梁的老年人当作“亲闺女”,被婆姨女子当作“好姊妹”。由于她性格开朗、作风泼辣、工作认真负责,群众有啥困难找她反映一下,就很容易地解决了。政府分派的工作任务,她也能很快地完成,被人们赞誉为“张放心”。陇东人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张景文编唱过的信天游:“婆姨女子脚放开,长头发剪成短毛盖,男当红军女宣传,革命势力大无边。”“长枪短枪马拐子枪,跟上哥哥上南梁。你骑骡子我骑马,剩下毛驴骑娃娃。”

为了发展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文化教育事业,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亲自发动群众在南梁荔园堡的转嘴子办起了陕甘边区第一所红色学校——列宁小学,派张景文和高敏珍(蔡子伟夫人)、霍建德等担任列宁小学教师。

当时,列宁小学的条件极其艰苦,只有两栋房子和一孔窑洞做教室。张景文带领60多名学生,自己动手垒土台,支木板,解决没有桌凳的困难。没有教材,张景文就亲自编写教材,为了使教材通俗易懂,他们采取诗歌或顺口溜的形式,编写的教材好学好记。比如教材中有一段开头的两句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世界革命二导师”。课本不足,她就替学生抄;纸张、笔墨困难,就组织学生把大地当纸,用一根削尖了的柳木棍在地上写字。当看到学生们有的在念“我爸爸是农民,在地里种地;我哥哥比我大,拿刀杀敌人”,有的伏在地上用木棍一笔一画地写着“拿刀杀土豪,拿枪打白军”,有的拿着红缨枪、木刀练习格斗、劈刀,准备练好本领,长大参加红军的时候,她心里就说不出地高兴。

1935年春天,国民党军对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实行大规模“围剿”,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被迫迁到了洛河川的下寺湾。这时,列宁小学也停课了,张景文和红三团的先锋队员跟着红军走了,学生们也都离开了学校回到各自的家里。临走时,她对同学们说:“大家要把仇恨记在心里,把课本藏起来,扛起红缨枪,和乡亲们一起同敌人作斗争。红军一定会打回来,学校也一定还会再办起来。”

到下寺湾后,张景文仍然从事妇女工作。在工作中,她性格活泼开朗,逢人爱说爱笑。平时光着脚丫穿一双黑方口偏带鞋,到群众家里把鞋一脱,光着脚就坐在炕上。群众和游击队员看到她这种随和的样子都爱和她说笑。1935年3月,中共党组织派张景文的丈夫徐国连返回西安搞枪支,不幸被捕。徐国连在狱中惨遭毒刑,受尽折磨,宁死不屈,后被国民党军割去头颅悬于城门示众。得到丈夫牺牲的消息后,张景文十分悲痛,但她把仇恨记在心里,仍夜以继日地加倍工作。这年冬季,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执行者在陕甘革命根据地实行错误肃反,张景文被诬陷为敌人派来的“奸细”,无辜惨遭活埋。

1949年后,陕西蓝田县召开追悼大会,为张景文平反昭雪,追认她为革命烈士。

(本文原载于2020年7月14日《陇东报》,转载时有删减)(作者: 赵远兴)

编辑:王菲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