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北疆基层党建亮丽风景线”增添色彩
首页 党史博览 兴安党史

索伦惨案烈士墓

2015-10-07 16:50 兴安盟党史办

索伦惨案烈士碑_副本

历史的遗迹记载着一个时代的平凡故事、一个时代的伟大传奇。

在科右前旗索伦、在七烈士纪念碑前,1946年一幅为争取自由、解放、和平、幸福而浴血奋战的英雄画卷翩然展开,松涛阵阵唱出的是英雄的赞歌。

1945年8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内蒙古从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下获得解放后,蒙古族人民的第一个迫切要求是,尽早实现期望已久的民族自治。

在这种形势下,乌兰夫同志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团结和带领内蒙古蒙古族、各族有识之士和人民群众,开展内蒙古自治运动,于1947年5月1日在乌兰浩特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民族自治政府。

然而,历史上蒙古族主要聚居的地域还没有统一为一个自治区,民众期望内蒙古的完全解放和恢复统一的行政区划的心愿与日俱增。

1945年8月14日,喜扎嘎尔旗人民从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下获得解放,1946年4月,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派军政干部唐永作、鲍永吉到索伦开辟工作,建立了旗人民政府和旗自卫军教导团及公安队。唐永作任旗长兼自卫军教导团团长,鲍永吉任旗公安局局长。

8月,兴安盟人民政府委派西满军区干部、共产党员毕舒国赴索伦任自卫军教导团政委。新生的喜扎嘎尔旗革命机构,坚决贯彻党中央制定的巩固东北根据地、保卫解放区的方针。一面派旗自卫军教导团、公安队深入到土匪活动猖獗的偏僻地区剿匪;一面在全旗范围内广泛开展了减租减息运动。同时,他们积极开展统战工作,争取团结一些民族上层人物支持旗人民政府的工作,为解放战争和巩固东北根据地出力,曾投靠日本帝国主义、任伪哈海努图克达,旗内防科长的武科甲,趁此机会伪装进步,混入统战对象的行列,被委任为“小卖联盟”经理。

随着剿匪斗争和减租减息运动的深入开展,一批罪大恶极的国民党特务分子、土匪、帮会头子相继被镇压后,地主恶霸被斗争,当地的反动势力土崩瓦解,各族人民欢欣鼓舞。武科甲秘密串通反动民团头目白天宝、白金柱、唐双喜等人,勾结自卫军教导团内部的反革命分子乌云必力格等人,策划了反革命武装暴乱方案。他们四处散布政治谣言说:“共产党掌权之后要共产共妻”,并辱骂哈丰阿、阿思根是“走狗”,叫嚣“民族独立”,为反革命武装暴乱做舆论准备。同时,分头拉拢残匪、伪军警反动的地富分子磕帮头、喝血酒、结帮伙,搜集枪支弹药,网罗了200多人,为反革命武装暴乱进行组织武装准备。

1946年10月初,旗人民政府对武科甲等人的反革命活动察觉后,初步采取了防范措施。隐藏在旗公安队内的叛徒包玉明立即召集叛匪头目,在匪首唐克臣家密谋,决定10月7日发动武装暴乱,之后磕帮头、喝血酒、用猪头祭天,叫嚣“誓与共产党不共戴天”、“不成功,便成仁”。当天夜里,匪徒们乘夜幕降临秘密包围了自卫教导团团部,唐永作发现团部被叛徒包围,预感形势严重,欲调集兵力进行反击,但为时已晚,叛徒们已破门而入。唐永作面对匪徒们的枪口厉声责问:“你们为什么要包围教导团?”

“旗公安队要叛变,接出去当胡子。”匪徒们这样说。

“这纯属谣言。”唐永作当即严正驳斥,并指责匪徒们制造事端。

为了扭转局势,从被动中争取主动,唐永作派人把自卫军教导团副团长吉格木德、参谋长阿兴嘎、公安队长宝音乌力吉、政治指导员官布舍冷召集到团部开会,追查政治谣言、揭穿敌人的阴谋,不料此举正中了叛徒的圈套。

会上,唐永作义正辞严地责问团通信参谋乌云必力格:“你带这些人来作什么?”“公安队要叛变是谁说的?如果说不清,我就把你们统统关起来!”

这时,天已黎明,反动民团头目白金柱猛然咳嗽了一声,发出了武装暴乱的信号,匪首唐克礼立即掏出手枪对准唐永作连开数枪,众匪徒也纷纷开枪射击,唐永作、阿兴嘎、鲍永吉、那德木德、宝音乌力吉五人当场牺牲,吉格木德和官布舍冷跳出窗外与匪徒们激战,子弹打光后壮烈牺牲。

10月8日,反革命武装暴乱总头目武科甲,在索伦小学操场的群众大会上宣布:“现在我们要独立,要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如果共产党干涉我们就抵抗到底。”随后,武科甲宣布成立“独立旗”自任旗长,乌云必力格任反动教导团团长。

索伦反革命武装暴乱发生后,兴安盟党政军负责人迅速周密部署了平息反革命武装暴乱的政治军事措施。10月15日,盟长乌云达来带领工作组赶赴索伦,在7位烈士牺牲地,就地掩埋了烈士的遗体。同时以“谋判”为名稳住叛匪头目,兴安军区师长王海山、副师长都固尔扎布率所属1、3两个团急行军3天赶到索伦,在教导团3连的接应下,包围了匪徒们的驻地。17日拂晓,战斗打响了,叛匪大部分被歼灭,匪首唐克臣被击毙。武科甲在化装潜逃中被捕获,持枪北窜企图越境叛逃的乌云必力格在境内被活捉,后被双双处决。反动民团头目白天宝、白金柱、唐双喜先后捕获并被处决。其余乌合之众纷纷缴械投降。至此,反革命武装暴乱被彻底平息。

11月初,兴安盟政府迁至索伦,经特布信布特格其为首的工作团到喜扎嘎尔旗组织农会,开展减租减息,重新建立了革命政权。

为纪念为革命而献身的唐永作等七烈士,当时盟长乌云达来在1946年10月15日,带领工作组赶赴索伦,在七烈士牺牲地(现在索伦车站100米处),就地掩埋了烈士的遗体并用水泥建起了七座英雄纪念碑。1982年,将七座英雄纪念碑移至索伦北山上。60年来,当地党委政府始终把它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加强管护。

责任编辑:杨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