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北疆基层党建亮丽风景线”增添色彩
首页 党史博览 兴安党史

察尔森中村事件遗址

2015-09-23 11:06 兴安盟党史办

察尔森中村事件_副本

我们丰美的草原,

遭到魔爪的蹂躏,

自由幸福的生活,

被水深火热代替。

勤劳的蒙古民族,

何处有出路呀嗬伊 !

只有团结起来,

反抗到底呀嗬伊!

––这首民歌流传在1931年,这首民歌表达了察尔森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决心和勇气,随着这首民歌,走近了那段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

今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的居日很山一带,就是当年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导火索––“中村事件”的发生地。那么,这个震惊中外的“中村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侵略者––中村震太郎来到察尔森。1931年,日本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为了摆脱这种困难,加紧进行所谓的“大陆政策”,频繁地派遣间谍到中国东北,刺探军情,准备侵略战争。年初,日本帝国参谋部派遣情报科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到中国东北,“调查满蒙军用地理”,为侵略中国和摸清“将来一旦对苏联有事时的军用铁道”做准备。并为达到此目的,进行对蒙古王公的煽惑和拉拢活动。

5月18日,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要求中国发给“日本农学家”中村震太郎游历考察护照。中华民国外交部辽宁省特派员办事处办理护照时,按既往规定加盖了小红章。

6月2日,中村震太郎到达齐齐哈尔,与日本昂荣旅馆老板、退役骑兵曹长井杉延太郎取得联系,又雇佣1名俄国人来担任翻译和喂马。6月9日,他们从博克图附近的宜立克都车站出发,沿兴安岭索伦山,绕道奔洮南一带,进行军事间谍活动。6月25日,行至察尔森四方台子(宝河屯)。这里是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团部和1营驻防地,3连连长宁文龙带领士兵将他们扣留了下来。

经搜查,这一行人携带有七张图纸:日文和汉文的,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各一张,经过现地印证后,用铅笔作过校对;晒兰纸俄文地图1张;透明作业纸一张;洮南到索伦的铁路图,附立体桥渠涵洞断面图和自测自绘草图;两个笔记本:一本记载个人私事,头篇记载了“日本昭和六年一月”,日本帝国参谋部派遣他赴中国东北兴安区一带活动及在东京驿送行的情况。一本记载了他经过洮南府、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免度河等地的情况。还有两份报告书,主要报告他所遇到的人和事。如洮南府满铁办事处负责人和在科右前旗巴公府(今义勒力特)的会谈记录等。表册三份:第一册是调查兴安区屯垦军的兵力,枪炮种类、口径,官兵数量,将校姓名,驻扎地点,营房情况、容量、坚固程度,车辆马匹,粮食辎重。第二册是调查蒙古族集聚地区旗、县的人口,物产畜群,森林矿藏,蒙汉军民情况。第三册是调查地方风土自然情况,如土壤、水源、气候、雨量、风向等。还有洋马三匹、蒙古马一匹、三八式马枪、南部式步枪各一支、望远镜一架、测板标杆、标锁一套、图版一块、方、圆罗盘针各一块、温度计一个、天幕一架、防雨具一套、皮衣、罐头食品等。以上缴获的大量物证证明,中村震太郎、井杉延太郎确系日本军间谍。

爱国者––关玉衡判决日本军间谍

6月26日凌晨,东北兴安区屯垦公署军务处长兼第三团团长关玉衡接到报告后,立即对中村震太郎进行第一次审讯。在审讯中,中村震太郎态度蛮横暴躁,傲慢自大。初以不会讲汉话为由进行抵抗,推卸间谍罪责。当改用日本语审讯后,他出示“日本帝国东京农业学会会员中村震太郎”名片。关玉衡仔细观察中村震太郎的举止表情,断定他不是什么“农学家”,而是军事谍报人员。

关玉衡将证件与口供对照分析后,作如下判断:一、中村是日本军事间谍,据本人笔记本记载,中村系日本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毕业,现为日本陆军大尉,参谋本部情报科情报员。此次来东北是执行军事侦察任务的;二、中村到洮南,又增加了新的任务,参与拓植工作,是间谍;三、参与蒙古王公召开的会议,即将进行颠覆破坏活动。

真相已经大白,如何处理?关玉衡想:当今中国是弱国,日本在中国东北享有治外法权,案件一经披露,日本定会设法要回中村。兴安屯垦区政治、军事、经济等所有机密都将泄露,其后果不堪设想。事关重大,关玉衡决定:“第三连连长宁文龙、第四连连长王秉义,把中村大尉等4名间谍犯,一并枪决”。为了保密,关玉衡团长特命团部中尉副官赵衡为监斩官。宁文龙、王秉义指挥行刑队将中村震太郎、井杉延太郎等4人押赴察尔森后山,于午夜12时30分处决。除重要间谍罪证向上呈报外,尸体连同行李、衣物等尽行焚毁灭迹。

6月27日早晨,关玉衡团长携带缴获的间谍罪证驰赴兴安区屯垦公署所在地洮安(今白城市),向代理督办高仁绂报告处决中村震太郎等4人的结果。并拟就快邮代电向北平的东北军副司令长官张学良作了汇报。张学良电令关玉衡:“妥善灭迹,作好保密”。

“中村事件”––为察尔森人民带来的灾难

8月17日,日本陆军总部发表了《关于中村大尉一行遇难声明》。说明中隐讳了中村震太郎4人的间谍罪行,并捏造事实称:“帝国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在满洲被张学良部队劓鼻割耳,切断四肢,悲惨遇害。这是帝国陆军和日本的奇耻大辱”。

与此同时,日本设在东北的《盛京时报》、《朝鲜日报》、《泰东日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消息:“闻中村震太郎入蒙地携带的鸦片和海洛因,为兴安区土匪杀害”。进而公然宣称:“第三团官兵为了抢劫鸦片、海洛因而害人越货,必须把关玉衡枪决抵偿,并要该区赔偿一切损失”。企图混淆视听,推卸其间谍罪责。

8月24日,日本陆军省就中村震太郎事件的处理问题作出决定:“当中国方面否认杀害中村的事实,或者不能满足我方要求时,有必要断然实行对洮南、索伦地区的保护性占领”。东京等地日本军官则为中村震太郎举行大规模的葬礼。一些人打着血写的“吊忠魂”的大白旗游行示威。在日本军阀的导演下,“必要时应以武力解决悬案”成为当时流行于日本的口号。

9月13日,张学良命东北宪兵司令陈兴亚率宪兵一团官兵20余人前往兴安区调查“中村事件”。与此同时,荣臻参谋长暗中派人将关玉衡秘密接到沈阳,安置在炮兵总监冯秉权私宅中保护起来。对外则公开声称:“已将关玉衡逮捕,听候处置”。

9月17日午后3时,日本公使重光葵向中外记者发表声明称:关于中村事件,“盛传日本军队有动员计划说,全系无稽之谈,系一部分反动分子之宣传而已”。用这样的口气,掩盖其将发动侵华战争的阴谋,企图麻痹中国当局。

9月18日夜10时30分,日本关东军突然向中国驻沈阳的东北军队发动武装进攻,爆发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

“中村事件”就这样,变成了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的“合法”借口。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关玉衡团长被调到江桥马占山部参加抗战。

日本占领东北后,察尔森屯的老百姓遭了殃。日本侵略军为中村震太郎树碑立传,大兴土木,强令察尔森人民寻找中村震太郎的尸骨。有一天,有人从居日很达坝北边发现了一只水袜子(胶鞋)。日本人确认这是中村震太郎的遗物之后,就在此处为中村震太郎修建了墓葬,并在居日很达坝顶上立了碑铭。在山脚下盖了五间小庙,安排了两个日本和尚看管香火。祭奠中村震太郎那天,日本人将原屯垦军第三团的蒙古士兵桑阿等二人找来,强迫他们跪在中村震太郎的墓前“戴孝”。以后每年春季进行一次祭奠,勒令当地军民学生都来参拜。

日本关东军败离后,察尔森地区的群众将中村震太郎的墓碑砸烂,并将其墓毁平。为了纪念这段国耻,他们在山上察尔森中村事件遗址立下了一座石碑,警戒后人:国强民富才有尊严。

责任编辑:杨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